發揮國有資本旅游投資平臺作用,通過旅投基金、股權投資、重組并購等方式,帶動旅游及相關產業項目資本運作,有效釋放國有資本激勵引導作用和金融杠桿示范效應。